English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Deutsch | Italiano | 日本語 | 한국어 |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标准】分类文章列表

国务院:食品添加剂通用安全标准今年出台阅读全文»

日期:2011年09月10日 | 分类:标准, 食品

温泉缺乏国标真假难辨 部分泉水靠加粉掺水造出阅读全文»

今天冬至,开始进入数九寒天,又到泡汤热闹时。温泉在全国遍地开花,乱象却也频现——难辨真假、过度开发、夸大疗效、随意加料、欠缺配套……究其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缺乏全国行业标准。
  受国家旅游局委托,多位专家历时近两年,起草了《温泉服务质量等级划分与评定》,又称“中国温泉行业标准”,上月通过了全国旅游标准化技术委员会23位专家学者的审查,明年有望出台。主要起草人之一、云南省旅游业协会SPA与温泉分会副会长付溟介绍说,“国标”以云南省现有的4个温泉地方标准为主,参考广东、广西、重庆的温泉地方标准,借鉴酒店评级,把温泉企业划分为一星到五星,促使其实行标准管理;满足消费者知情权,按星级明码消费;优胜劣汰,规范温泉行业。
  加粉掺水“冲泡”出温泉
  “硫磺温泉粉:富含硫、钾、钙、钠、镁、硒等20余种矿物质成分;本品1000克勾兑1-2吨水后,丰富温泉即可呈现;公司有多种配料,让您的温泉更丰富。”
  这是一家淘宝网店的宣传语,在网络上简单搜索就能找到。此类仿天然温泉制剂,是假温泉的“最佳搭档”。由火山温泉区的沉淀物加工制成,能泡出浓浓硫磺味,但矿物质能否充分释放入水,是个问号。
  如店主所言,“勾兑后,温泉即现”,过程犹如泡咖啡般简单。泡温泉演变成了偷工减料的“泡”温泉。“你想做什么样的温泉,就能买到什么样的配料。”付溟说。
  “泡”温泉,除了加粉,还有掺水,用人工热水冒充,或干脆都以热水代替。付溟分析,掺水原因有二:节约成本;快速降温,等高温泉水自然降温,可能得两天。“有时候,适量加水勾兑是必要的,温泉矿物质含量过高时,稀释更利于人体接受。”
  日本温泉专家德村志成介绍,温泉至少分11类,日本严格规定必须注明成分。我国还没有做到这点,“国标”有望改变现状。付溟介绍,制定“国标”,首先要求认证温泉水质,辨明真假。“不管哪个星级,泉质必须是天然地热水,而非人造。”此外还规定,不允许五星、四星温泉加水。
  只要井里出热水就开发
  “国标”中如此定义温泉:从地下自然涌出或人工钻井取得,水温高于当地年平均气温,并含有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微量元素。
  在云南,有种温泉叫“扯雀塘”,鸟儿飞过上空时常失去知觉,被泉水“扯”落。科考结果显示,水中含大量有害物质,蒸发升腾后形成有毒气团。
  所有地下热水都适合开发温泉吗?答案是否定的。但许多人不这么认为,他们听说温泉行业火了,就四处打井,一旦发现地热资源,立刻开发。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钻一眼地热井,需投入数百万元,3年就能收回成本。好的地热井,可持续出水约30年。
  “有些地方过度开发,温泉已近枯竭,还在强力抽水。”中国旅游协会温泉旅游分会会长王长乐建议,温泉开发需建立严格的市场准入机制。
  过度开采还有其他负面影响。不少专家认为,近年来长三角多地发生地面沉降,与过度开采地下水资源有关。我国地势西高东低,西部地区的水环境也可能因此受到影响。限制、规范地下水开采,刻不容缓。
  付溟透露,在即将推出的“国标”中,针对温泉企业的星级评定、配套设施和准入标准等都有相关规定,有助于规范产业秩序。
  包治百病还是辅助疗效?
  在许多消费者看来,温泉的最大魅力,是疗效。于是,温泉企业不惜血本宣传,雷同的口号喊了又喊。“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养颜美容,强身健体,能治疗关节炎、皮肤病、高血压……”恨不得说:“泡完温泉,包治百病。”
  但水里到底有哪些矿物质与微量元素?又分别有哪些真实疗效?多数广告词含混不清,只有夸大,没有回答。
  付溟介绍,在我国温泉医学研究欠缺的情况下,不能确切疗效,因此“国标”中的说法为,温泉对健康有一定“辅助疗效”,令人放松。如小汤山温泉,含锶较多,能在人体表面形成一层锶膜,对治疗皮肤病、关节炎有一定作用;含氟较多的温泉,则有利于润肤养颜。
  对温泉功效,有些约定俗成的说法,比如碳酸钙能改善体质、恢复体力;钙、钾、氡可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和痛风等;硫磺软化角质,含钠碳酸水有漂白软化肌肤的作用等。但这些说法尚缺乏足够科学依据,还需生物化学、临床医学等方面权威严密的验证。
  “不要夸大矿物质的功能,有的矿物质远没宣传的那么神奇,何况有些还对人体有害,会损伤皮肤和头发。”付溟补充说,不是人人都适宜泡温泉,要视身体状况而定。温度不能超过体温的承受能力;每次浸泡最好不超过20分钟;避免饭后立即浸泡,至少要过一小时;身体不适、特别疲劳或患病时不要泡。
  乱加料会产生有毒物质
  添加剂多,是我国目前温泉行业揽客的一大流行趋势。牛奶、玫瑰、咖啡、药浴、鱼疗……花样繁多,无所不用其极。不管是什么水池,加上这些就能画龙点睛吗?有多少是噱头?
  “见多了就会发现,加料虽然五花八门,但比较各家企业,其实品种大同小异。”付溟强调说,不管温泉里加了什么“猛料”,“国标”看重的都是没有加料前的泉质,这才是决定一处温泉好坏的关键。
  如果不了解泉质特点乱加料,反而会发生化学反应,影响温泉原有功效,甚至产生有毒物质。能治病的温泉就成了致病的毒温泉。“所以不提倡搞泡池的花样竞赛。”付溟说。
  与其把精力花在造噱头上,不如踏踏实实做好温泉本身的标识。许多消费者希望更直观地了解泉质、疗效等内容,温泉标识是否清晰至关重要。然而,现阶段大多数温泉企业往往忽略这一点,顶多只是提示水温、水深等基本要素。
  “‘国标’要求温泉企业在标识中明确说明泉质类型、适合人群、辅助疗效、禁忌等四方面内容。”付溟说,新标准实施后,有助于规范标识,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知情权。
  泉水优质配套服务却差
  优质泉水并不一定与美好享受划等号。付溟举例说,在有些小乡镇,泉水水质非常好,花五六元钱就可以泡温泉。“可惜,那里没卫生间,没更衣室,没按摩师,连毛巾也要自带。”缺少系统开发,硬件和软件都不配套,可惜了一池好水。
  即便在一些外表风光的温泉度假村,细节也常常做不到位。池水隔多久换一次?厕所隔多远建一个?通风条件怎么样?芳香保健师、按摩师、救生员有没有专业资质?温泉企业的卫生状况和服务质量,就藏在这些看似琐碎的问题之中。
  在“中国温泉行业标准”里,有关换水时间,厕所、更衣室、淋浴间的设置要求,室内公共池的通风透气,毛巾、拖鞋等用具的卫生等细节,都拟做明确规定。此外,芳香保健师、按摩师、救生员等,也都要求持证上岗,必须经过国家劳动部门的统一认证,并遵守一整套严格的服务标准和规范。
  付溟介绍,评定温泉企业的星级时,参照国家风景区和星级酒店评比标准,同时参考已出台的国家医疗热矿水水质标准。除了水温、水质等条件外,划分星级时还必须综合考评卫生标准和服务质量。
  焦点提醒
  泡温泉的误区
  ■ 误区一:水温越高越好
  原中山医科大学微量元素研究中心主任、广东温泉行业协会专家冼汉隆介绍,温泉水温在34℃-42℃间疗效最佳,水温过高可能对人体有害。34℃-36℃,起镇定作用;37℃-38℃,缓解疲劳,促进血液循环;39℃-42℃,扩张血管,改善血液循环。
  ■ 误区二:加热即假温泉
  有游客看到温泉旁的锅炉房,就认为是假温泉,其实不然。日本温泉专家德村志成介绍,在日本,25℃以上、含规定矿物成分的泉水一般就算温泉,加热无可厚非。只要不兑自来水,泉质就没有多大变化,加热反而更舒适。
  ■ 误区三:循环水不可取
  许多人谈“循环”色变,德村志成认为,温泉资源有限,并非取之不尽。适当循环利用,有利于保护稀缺资源。关键是,处理技术是否科学、结果是否达标。不经循环的自然温泉泉质更好,但在过度开发、资源不足时,循环利用也不失为明智之选。
  ■ 误区四:真温泉较滑腻
  真温泉摸起来有滑腻感,被当作分辨真假的重要方法广为流传。德村志成解释,滑腻的感觉来自温泉里的氡元素,如果不含氡元素,可能就没有这种感觉。
  ■ 误区五:泡温泉当洗澡
  温泉的核心要素是水质。泡温泉时,应完全放松,静静享受泉质对身体的益处,而不是忙着洗澡,因为洗澡会弄脏池水。
  焦点链接
  新一轮温泉投资开发高峰将出现
  温泉在我国历史悠久。早在先秦古籍《山海经》里就有记载,北魏地理著作《水经注》按温度不同,将温泉分成“暖”“热”“炎热特甚”“炎热倍甚”“炎热奇毒”5类。
  我国地热资源居世界首位,预测总量约36万平方公里,近期可开采的达24万平方公里。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发现近4000处温泉,已开发的约1600处。云南、浙江、广东、湖北、福建及台湾等地区较集中,仅云南省就有温泉400多处。
  中国旅游协会温泉分会的数据显示,温泉旅游行业2009年的总产值达2064亿元。从2005年到2009年间,温泉旅游产业投资以年均10%左右的速度增加。
  目前,全国规划在建的、投资超10亿元的温泉旅游项目超过30个,有的项目投资高达106亿元。专家预测,未来几年我国可能迎来新一轮温泉投资开发的高峰。

日期:2010年12月22日 | 分类:标准, 消费

“鲁菜规范标准”将出台 调味精确到0.1克阅读全文»

为中国传统四大菜系之一的鲁菜标准起草工作现已全面展开。首批16项旨在规范鲁菜用料、烹调技艺和营养成分的“鲁菜菜品标准”,将在2011年春节前完成。
  鲁菜发端于春秋战国时的齐国和鲁国(今山东省),形成于秦汉。宋代后,鲁菜就成为“北食”的代表,是中国古时四大菜系之一。鲁菜是中国覆盖面最广的地方风味菜系,遍及鲁、豫、冀、京津塘及东北三省等地。
  记者了解到,山东省质监局已牵头制定《鲁菜标准体系表》,确定“鲁菜纲领”,根据地域和文化的不同,将鲁菜分为鲁东菜、鲁中菜、鲁西菜、孔府菜和清真菜五大类,每一大类都对鲁菜综合标准、烹饪原料标准、烹饪工艺标准、鲁式菜品标准和烹饪设备使用标准进行了明确规定。
  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鲁菜传承人、烹饪大师张吉顺说,拥有1000多道菜品的鲁菜品种繁多,口味迥异,这对鲁菜的定位、品牌推广和产业发展都带来了不利。同时,鲁菜受外来菜系的冲击,加上传统鲁菜发展观念滞后,使鲁菜越来越失去其鲜明特点。不像一提起川菜就想起的“辣”,粤菜的“生猛海鲜”。
  据了解,在此次起草制定的地方标准中,尽量避开了以往菜谱中“少许”、“适量”等含混不清的词汇,油、盐、酱、醋等调味品的使用都精确到0.1克。例如,糟溜鱼片的标准里,盐1克,味精1克,姜汁10克,非常细化。鲁菜标准中还增加了“营养指标”标准,包括能量、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胆固醇等营养成分的含量。首批鲁菜标准中有一大半是海鲜,摒弃油大盐多的烹饪方式,更加注重营养搭配。
  参与本次制定“鲁菜纲领”的负责人表示,将来所有的鲁菜饭店都要按照新鲁菜“纲领”统一包装,统一特色经营,以重塑鲁菜的形象。

日期:2010年12月15日 | 分类:标准

卫生部就拟批准翅果油等新资源食品征求意见阅读全文»

中新网12月2日电 据卫生部网站消息,日前,卫生部监督局发布关于公开征求拟批准新资源食品意见的函,就拟批准翅果油和β-羟基-β-甲基丁酸钙为新资源食品公开征求意见。
  意见函称,根据《食品安全法》的规定,经新资源食品评审专家委员会审核,拟批准翅果油和β-羟基-β-甲基丁酸钙为新资源食品,将乳酸乳球菌乳酸亚种、乳酸乳球菌乳脂亚种和乳酸乳球菌双乙酰亚种列入卫生部于2010年4月印发的《可用于食品的菌种名单》。现公开征求意见,截止时间为2010年 12月30日,请将意见反馈至卫生部卫生监督中心。

日期:2010年12月02日 | 分类:标准

食品安全国家标准明日起实施阅读全文»

12月1日起,《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管理办法》将予以实施,任何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都可以对食品安全国家标准提出立项建议,同时对于标准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也可以提出意见。
  办法规定,由卫生部负责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制(修)订工作,并组织成立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负责审查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草案,对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工作提供咨询意见。
  办法要求,起草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应当以食品安全风险评估结果和食用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结果为主要依据,充分考虑我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客观实际的需要,并参照相关的国际标准和国际食品安全风险评估结果。
  标准起草完成后,应当书面征求标准使用单位、科研院校、行业和企业、消费者、专家、监管部门等各方面意见。经审评委员会秘书处初审通过的标准,要在卫生部网站上公开征求意见。
  同时,办法指出,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实施后,审评委员会应当适时进行复审,提出继续有效、修订或者废止的建议。对需要修订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应当及时纳入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修订立项计划。
  本版文/记者那佳

日期:2010年11月30日 | 分类:标准

我国人名拼音拼写将有国家标准:姓在前名在后阅读全文»

中国人的姓名用汉语拼音拼写将很快出台国家标准,今后无论是国际会议、还是护照填表,用汉语拼音拼写中国人名,必须姓在前,名在后。
  虽然汉语拼音是国际上将汉字转写成外文的国际标准,但却一直没有得到国人足够的爱护,尤其是在中国人名的拼写上。国际赛场上,中国运动员名字有时姓在前,有时名在前;国际会议上,学者的姓名也存在姓、名位置颠倒的现象,把很多外国人都弄糊涂了。不仅如此,姓和名的汉语拼音应不应该大写、两个字名字的姓和名之间用不用加“-”……目前都存在不统一的现象。此外,汉语拼音拼写人名如何简写也需要规范。例如我国乒乓球名将马琳和马龙,参加某些国际大赛时,姓名简写都成了“M.L。”,外国裁判和观众经常遭遇不知道谁是谁的尴尬。
  很快,这些乱象都将被规范。由国家语委、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制订的《中国人名汉语拼音字母拼写规则》已上报国家质监总局,申报国家标准。
  国家语委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李宇明透露,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人名汉语拼音拼写的国家标准就将出台,用汉语拼音拼写中国人名,必须姓在前,名在后。姓和名的汉语拼音首字母都应大写。此外,为了方便外国人分辨中国人的姓氏和名字,在一些面向国际的论文等出版文献以及护照填表等情况下,姓氏的汉语拼音可以全部大写。汉语拼音国家标准还将规范“孙悟空”等虚构人物的姓名以及类似“红线女”等艺名的汉语拼音规则。

日期:2010年11月27日 | 分类:标准

杭州空调维修行业陷入无人监管局面阅读全文»

“空调三分靠质量,七分靠安装。”李师傅是一位资深空调技工,有上岗证并且从事空调安装维修有10多年。李师傅表示一台空调好不好用,光是质量好还不够,产品使用性能及安全能否得到保证,还取决于安装操作是否规范到位。
  “现在很多空调安装维修工的水平参差不齐,几乎很难找到正规军,很多人连最基本的《空调器设备安装上岗证》也没有,培训一两天就敢上岗。”李师傅举例说,现在很多人得空调病,就可能由于安装空调环节不注意,导致雨水、空气混合后进入管道,滋生细菌,引发空调病。
  来自相关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杭州参加空调技工考试人数呈逐年减少的趋势,2003年报名人数有400人,到2004年只有189人,2007年则降低到104人。
  昨日下午,记者向杭州市职业职能鉴定中心了解近两年空调技工报考情况时,该中心表示暂无统计数据。
  安装空调目前在杭州是否需要从业资格证,记者昨日向六七家企业和相关部门打听,得到的回复均是“不清楚或找其它部门了解。”
  “这要看是正规公司还是不正规公司。” 杭州寒雪冷暖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经营商用、家用中央空调及中央空调配套系统的企业,该公司相关人员对记者说,他们公司安装人员都是持证上岗,至于持的是什么证,对方没有回答,只是表示他们是正规公司。
  目前杭州不少家政公司都有空调安装维修服务这一业务,对于空调安装是否需要相关资质,杭州市家政服务业协会相关人员答复,家政服务以保洁为主。而杭州市家用电器协会则表示,他们以销售为主,空调安装有专业人员。
  据了解,在2008年之前,杭州市质量技术协会设有专门的维修办行使空调维修行业监督职能。不过,昨日,记者从杭州市质量技术协会办公室王女士处了解到,维修办在2008年以后就取消了,目前这一块职能由谁管理不太清楚。
  昨日,杭州市质监局相关人士表示,行业协会属于行业自治机构,他们对协会的运作并不清楚。
  空调安装是否需要有资质,国家到底有没有这方面的相关规定?记者通过网上查询发现,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委早在去年就制订了《家用和类似用途空调器安装规范》,该规范已于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该规范对空调安装的多项标准作出了严格要求。

日期:2010年10月29日 | 分类:标准, 电器

面粉增白剂存废存利益博弈 当年决策者态度转变阅读全文»

关于面粉添加剂的存废之争已持续近20年,目前,卫生部正在组织修订《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征求意见稿,增白剂是否会被允许继续使用,再次引起各方的热议。2010年10月22日央视《经济半小时》对此予以了关注,以下为节目实录:
  大家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今天我们来关注一种食品添加剂,它的学名叫过氧化苯甲酰,听上去很拗口,估计很多人都没听说过。但如果说到它的俗称,面粉增白剂,相信大家就不陌生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这种增白剂开始进入国内,陆续被几乎所有的面粉厂使用。然而,最近关于它的存废,却再度引起了食品业的激烈争论,一起来看看。
  这是一种极具争议的面粉添加剂,关于它的存废之争在其使用的近20年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上演一次。反对使用的一方认为,其破坏了面粉营养,含有致癌物质,应尽早予以取消。赞成使用的一方则认为,该增白剂被国际组织认可是无害的,改善了面粉的质地,应继续使用。目前,卫生部正在组织修订《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征求意见稿,增白剂是否会被允许继续使用,再次引起各方的热议。
  全国食品添加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席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
  陈:“人是活的、新陈代谢的。”
  中国粮食行业协会小麦分会 会长王瑞元
  王:“增白剂的问题不取消对我来说死不瞑目。”
  面粉及面制品改良剂技术专家、原郑州粮食学院教授郭良玉
  郭:“如果增白剂有一点点有毒的证据存在?那么早十年前就被禁掉了。”
  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肉类食品研究中心总工程师 冯平
  冯:“安全性是有争议的,必要性我觉得实在没有必要。”
  面粉增白剂,学名是“过氧化苯甲酰”,是一种能让面粉增白的添加剂。在这场论战当中,以国内面粉龙头企业、中国粮食行业协会、国家粮食局为主的一方反对使用。以食品添加剂企业、小型面粉加工企业为主的一方赞成使用。增白剂的安全性与必要性是双方论战的核心内容。
  记者:我手中拿的这一袋就是过氧化苯甲酰,它是白色粉末状的物质,闻起来有一股苦杏仁的味道。那么我们国家这个食品添加剂的要求是每公斤的面粉当中添加的量不能超过0.06克,也就是我手中拿的这样一个用量,目前0.06克的过氧化苯甲酰在市场上的价格也不过是2.4厘,还不到一分钱。
  最大用量每公斤面粉不得超过0.06克,虽然折合成人民币不过几厘钱,但是关乎到它存废的背后却是巨大的博弈。过氧化苯甲酰作为合法添加剂进入小麦粉国家标准20多年来,这场旷日持久的争论经历了诸多重要战役。
  1986年过氧化苯甲酰作为法定添加剂进入《小麦粉国家标准》每公斤用量0.3克。
  1996年,在《小麦粉国家标准》中过氧化苯甲酰的添加用量降至为每公斤0.06克。
  2001年我国面粉加工行业的65家大企业联名向有关部门呼吁禁用过氧化苯甲酰。
  2004年,国家粮食局陆续四次向卫生部提议禁止在小麦粉中添加过氧化苯甲酰。
  2008年,100家大型面粉加工企业再次向卫生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出呼吁:禁止在小麦粉中使用过氧化苯甲酰等任何化学增白剂。
  一公斤面粉添加0.06克增白剂,这个在常人看来,微乎其微的剂量,为什么会在食品行业中引发轩然大波?事情还要从过氧化苯甲酰的化学特性说起。这种物质之所以能够增白,就是通过氧化作用破坏面粉中的胡萝卜素、叶黄素等物质,让本来呈微黄色的面粉变得十分洁白。那么,这样一来会不会影响食品的品质呢?来看看记者的调研。
  记者:我手有两块面饼,那么上面这一块是没有添加过氧化苯甲酰的,下面这一块是添加了过氧化苯甲酰的,从视觉上来看,下面这一块面饼确实更白一些,那么他们之间的白度到底差异有多大,下面我们就让技术人员来做一个测试。
  通过测试,我们发现两个面饼的白度相差四个多点。技术人员告诉我们,为了测定面粉品质和适口性,他们每天都要品尝带有增白剂的馒头。
  记者:你们敢吃这个添加了增白剂的馒头吗?
  研究员:我们敢吃,这是经过科学家做过毒理学试验的,它不有个ADI值,我们这个绝对不会超过的。
  色度上相差四个多点,一个是加了增白剂,一个是没加增白剂,用这样的面粉做出的馒头消费者会如何选择?记者随即在河南郑州市中心的一个集贸市场进行现场调查。
  记者:这两个馒头让你选择你可能会买哪个馒头?
  路人1:白的、黄的?要?
  记者:要这个,为什么不选白的呢?
  路人1:太白了。
  路人4:我可能会选择这种,因为我平常在家,老是自己喜欢蒸馒头,它那个面没这么白,应该是发黄色,那种馒头吃了比较甜,
  记者:选这个白的是吧,为什么要选白
  黑衣女:没有为什么,只感觉白的好。
  在街头,我们采访了十一位消费者,除了有三人愿意选择加了增白剂的馒头外,其余的更倾向于不加增白剂的。随后,我们的记者又来到一个馒头销售摊点。
  记者:如果说白的不能做了只剩下这个颜色好卖吗?
  店主2:也好卖,你卖这个也行。
  记者:也行?
  店主2:我卖这个,我这啥都不放,光放一个碱,啥都没有放。
  除了馒头,增白剂被广泛应用于各种面制品加工,记者在一个面包房了解到,除了烘焙类的,色泽重的面包外,被作为三明治的白面包是必须要添加增白剂的,不然外形和口感都无法达到一定的效果。甚至会影响到销售。
  面包店老板:像我们做这个行业,如果面粉里面掺了这个东西,肯定做出来东西效果它会相对性要好一点点。
  片子中我们看到,作为消费者,大多数都对加了增白剂的面粉心存顾虑,而食品生产商却又担心,如果不加增白剂会损害产品的卖相和口感,影响到自己的销路。其实,外行人还不知道的一点是,这种过氧化苯甲酰加到面粉中的作用不止是增白,它还有另一项重要功效。这或许才是一些面粉厂不愿放弃增白剂的一个关键原因。
  张发彬,食品添加剂科研人员,毕业于河南工业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有十多年添加剂研究从业经验。他认为增白剂并非人们想象的化工原料,而是一个安全的面粉改良剂,不仅有增白作用,还能改善面粉的筋力。
  张:没有加增白剂的一个原粉的拉性指标图。它最高阻力就是一个现在是362,370多这个样子。然后再让你看一下我们加了万分之二增白剂的这么一个拉性图,它的阻力你看就能达到400多。
  张发彬告诉记者,使用增白剂还有一个作用就是缩短面粉的后熟期。新磨的面粉粘性大,缺乏弹性和韧性,不方便用来做面点,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贮藏后,上述缺点会得以改善,这种现象称为面粉的“后熟”。使用了增白剂之后,后熟周期会缩短。
  张:我没有加增白剂,也许你感觉手感上是一个黏的,蒸完了以后它的起发度是不好的,但是通过加增白剂,促进它的面筋网络形成了以后,那我这个面粉蒸出来馒头起发度就是正常的。
  实际生产过程中,使用增白剂到底有没有必要性呢,记者到几家面粉厂进行了调查。这是位于河南新郑的一家日加工面粉20吨的小型面粉企业。
  河南新郑市文士湾华丰面粉厂 经理 王宏泰
  记者:我们加这个添加剂吗?
  王:加。你如果不加这个增白剂的话,××包括后熟都要增加时间,都要20天的时间,如果加了以后就是三天左右。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另一家支持使用增白剂的小型面粉企业,负责人王国柱说,他们之所以支持使用增白剂,主要原因是增白剂能提高出粉率。
  河南新郑市白鸽面粉厂 负责人王国柱
  记者:加和不加这个出粉率能错多少?
  王:能错2%、3%。每一百斤小麦大概就在有,差价算起来得有一块钱了。
  王国柱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正常情况下100斤小麦出70斤面粉,加了增白剂能出72斤左右。现在每斤面粉的市价是1.3元,麸皮的价格是每斤0.65元,按多出三斤计算,减去麸皮的差价,每加工100斤小麦,加了增白剂的能比没加增白剂的面粉多盈利1.3元左右,针对与薄利的面粉加工行业,这是个不小的数字。随后,记者又来到了一家中型面粉加工企业。他们同样支持使用增白剂。
  业务销售经理 赵亮杰告诉我们,像这样产量的企业,保证面粉后熟的仓库面积大小最少得在3000平米以上。
  新郑市白雪面粉有限公司 业务销售经理 赵亮杰
  赵:这一个,这2千多平米下来都将近100万。你想3千平米?
  对于添加剂的存废之争,这几家中小型企业的观点一致,他们认为目前也缺少增白剂会造成危害的数据证明和案例证明。
  郑州天下仓食品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王向伟
  王:“如果说谁能证明现在这个增白剂它确实是有毒的是有害的,我们自己就把自己企业关了。”
  郭:有的人说我们什么利益集团,一共几个亿的产值谈不上什么利益集团,如果它有很大的利润很大的产值,那么可以这么说,那么我们国内那么多投资家们,那这个行业里头早就(窜进来鸟了)。
不过,采访中我们发现,有些面粉加工企业却认为没有必要使用增白剂。这家江苏银河面粉有限公司是一家日处理小麦2000吨的大型面粉加工企业。在他们的生产的面制品中,记者发现有些是没有添加增白剂过氧化苯甲酰的产品。
  江苏省银河面粉有限公司 董事长 蔡飞
  蔡:“没有添加的占30%、40%这样一个份额。”
  蔡飞告诉记者,像一些油条粉,方便面粉都没必要加增白剂。而且没有添加增白剂的面粉价格要略高于加了增白剂的面粉价格。针对于年产50多万吨面粉的企业来说,不加增白剂能省去大笔开支。
  蔡:我们一年最少节省120万左右。
  蔡飞介绍说,随着我国种植结构的调整,优质小麦产量逐年增加,面粉加工工艺水平也得到了较大提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当家品种“标准粉”出粉率是83%至85%,现在的当家品种“特一粉”出粉率是73至75%,面粉加工精度普遍提高,面粉里不添加过氧化苯甲酰等化学增白剂完全可以加工出白度、精度都能满足食品制作需要的小麦粉。而增加清粉机、研磨机等先进制粉设备也可以大大提高面粉白度。
  蔡:“应该说取消以后,我们大的企业,如何来确保面粉的品质和白度,关键的还要从我们的原料开始,更重要的通过我们的工艺设备管理 。”
  同样面对增白剂,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却打着不一样的算盘。大企业认为以现在的小麦品质、生产技术,还继续加增白剂实在多此一举。而中小企业认为,大企业占到反对增白剂的一方,更多地是想借此压缩自己的利润空间,醉翁之意不在酒。双方的这场口水战背后,事实真相究竟如何?
  前面我们看到,对众多中小面粉厂来说,加了增白剂,不仅能提高小麦出粉率,还能缩短面粉后熟周期,这两笔账加在一起,就是一笔宝贵的利润,甚至能决定它们的生死。不过,和企业间的这场利益博弈相比,恐怕大家更关心面粉增白剂的安全性究竟如何?这才应当是决定增白剂存废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现任中国粮食行业协会小麦分会会长的王瑞元,1986年时任原商业部粮油工业局局长。正是在他的推动下,商业部在1986年颁布的小麦粉标准里,允许添加过氧化苯甲酰。卫生部同步将过氧化苯甲酰列入了《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在这个国家标准里,王瑞元的签字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国粮食行业协会小麦分会 会长王瑞元:“想当年我坚决反对也成不了,应该说我也是有一定的这个,想当然有一定的决策权的。我觉得是从这个角度上是不是不取消掉我觉得是一点内疚,应该内疚。”
  在增白剂推广使用之后,当年主张使用的增白剂的王瑞元,现在却坚决反对继续使用增白剂。
  记者: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您对增白剂的态度有了180度的大转弯呢?
  王瑞元:“90年代的中期,我到挪威去,我到挪威,国家也没几个面粉厂,他的面粉厂当时讲就已经开始禁止使用了,因为他跟我讲的理由就没什么好处,没有必要用。所以当时对我已经很震惊了,已经很震惊了。”
  王瑞元说,当年引进增白剂是借鉴了欧洲的做法,而几年后王瑞元意外地发现发现欧洲一些国家已经陆续停止了使用,到了1997年,他发现欧盟所有成员国已全部禁用面粉增白剂。
  王瑞元:“欧共体全部都在禁止使用这是一个,第二我觉得从食品的这个营养、安全,更加安全的角度考虑。”
  当年将增白剂引入了国内,目前却丝毫不避讳自己的反对态度,70多岁的王瑞元老人说,经过多年的调查,对于目前增白剂的使用情况,他非常担忧。
  王瑞元:“为了提高所谓的出粉率,面粉黑一点,千方百计多加增白剂,出问题的绝大多数是添加剂超标。”
  同王瑞元“针锋相对”的,是赞成使用增白剂的代表人物、全国食品添加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陈君石院士曾多次公开表示,使用国家批准的食品添加剂是安全的。
  陈:我们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专家委员会,是负责全国有关食品风险的,对健康危害的评估工作的。没有数据证明它是一个重要性,重要问题,是一个比其它更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
  对于面粉增白剂,陈君石院士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它有害于健康。在美国,专门做添加剂研究的科研机构美国的“FDA”曾就添加剂的安全性进行过充分论证,FDA是国际医疗审核权威机构,由美国国会即联邦政府授权,专门从事食品与药品管理的最高执法机关。成员由医生、律师、微生物学家、药理学家、化学家和统计学家等专业人事组成,在美国等近百个国家,只有通过了FDA认可的药品、器械和技术才能进行商业化临床应用。经过了该组织的毒理性试验后,增白剂在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国家被允许使用。国际食品发展委员会的食品添加剂也是允许使用的。
  陈君石:也就是说它在食品加工业上,它是起到了一个灵魂作用,或者说是现代食品加工业不可缺少的一种食品的配料成分。
  在陈君石看来,认为增白剂有毒有害的说法缺少研究数据支持,国内更多反对的声音,是因为对增白剂没有一个科学的认识。不过,对于陈君石院士的看法,全国政协委员冯平有不同意见,他曾致信欧盟委员会,咨询添加剂使用情况,得到的回复是:过氧化苯甲酰和过氧化钙在1997年后没有被允许使用。
  回复说,在欧盟,面粉增白剂的使用受欧洲议会和理事会法规控制。1997年后,就取消了增白剂的使用。欧盟食品添加剂法规的关键原则是:它必须被证明,它的使用有技术上的需要,不会对消费者的健康构成危害。而欧盟认为,在增白剂的安全性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验证的情况下,就用于食品生产是很不负责任的。
  冯平:“这个东西,你说好,我不觉得好,那我不想吃,你都给我加了我能摘的出来么?”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的李里特教授同样认为面粉添加增白剂没有任何必要,而且在增白的同时是以牺牲面粉中的营养成分为代价的。
  李教授:消费者没有必要就为了你的利益让我都吃这个,实际上起漂白减少了里边的营养素的含量,这个是不争的事实。营养肯定是β胡萝卜素像这些很好的物质就没有了,或者说活性就没有了。
  针对营养素的流失问题,面粉及面制品改良剂技术专家郭良玉有不同观点。他拿出了一份农业部检测中心的化验报告,上面标明了β胡萝卜素等物质的含量。
  郭:这个对于小麦的营养的影响几乎是没有的,我们可以看农业部农产检验中心做的一个检测报告里面,β胡萝卜素它是未检出,因为它的量很小经常是检测不出来的,那么维生素B呢这里头有0.05毫克,那么这个量和我们的实际需求相比那么都是微乎其微的。
  郭良玉认为面粉中β胡萝卜素等物质的含量本身就少,几乎检测不出,即使流失了,也可以选择其他水果蔬菜进行补充。他还拿出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FDA认定:上面注明过氧化苯甲酰在生产中可以根据需要添加,无最大使用量限制。郭良玉还找出了添加剂生产大国韩国耗资三千万美元做的过氧化苯甲酰的毒理实验,该报告的的结论是过氧化苯甲酰对人体没有遗传性毒性和致癌性。
  记者:您认为那个实验可信吗?
  李:没见过他的实验,谈不上可信。凡是做这个添加剂的,我想没有谁是为了,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为了促进健康的添加剂。
  而郭良玉却表示,他之所以支持使用增白剂还有一个原因,他调查发现,市场上对食品的色泽度还是有要求的,如果禁止使用增白剂,企业会想别的办法改善色泽,这很有可能带来新的不可控的风险。
  记者:一个是加了添加剂的馒头一个是没有加添加剂的馒头,那么您会选择哪一个呢?
  郭教授:我?我告诉你们,我吃加增白剂的馒头。
  记者:为什么?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郭教授:对,我就告诉他,增白剂被取消了,那么我可能对那个白馒头不太敢吃,因为我不知道它是咋做出来的。
  专家们对面粉增白剂的争论,更多地集中在安全性角度,尽管各自都有相关证据,但他们也无法最终拿出一个一致的意见。事实上,面粉增白剂仅仅是庞大的食品添加剂家族中的一员。在食品生产日益工业化的今天,为了改善食品品质以及防腐等加工工艺的需要,食品添加剂的使用越来越广泛,可是到底该如何评估、规避其中的安全风险呢?这才是这场增白剂之争中最大的悬念。
  面粉增白剂只是公众对于食品添加剂安全问题担忧的冰山一角。我国现有添加剂种类已达2300 多种,每年全国的添加剂总产量高达524 万吨。辣椒中添加苏丹红,看起来又红又亮;用二氧化硫漂白豆芽,使其变得更鲜嫩;老牛肉用上了嫩牛粉,就变得口感滑嫩;将十多种添加剂勾兑一下,就能变成水果口味的“鲜榨果汁”。添加剂的安全性和使用的必要性,在业内一直存在很大争议。尤其是增白剂存废之争长达近20年。正反双方虽然多次针锋相对,但实际上国内目前并没有相关的研究部门进行过专门的研究,只能借鉴美国或欧盟等国家的实验数据和法典法规,而国际上对于添加剂的使用也存在不同声音,导致安全性的论证一直悬而未决。
  郑州奥尼斯特食品有限公司 技术研发人员 张发彬
  张:因为我们国家在科研投入这一块我觉得还是有一些欠缺,比如我们要证明它确实有某种问题存在,我们要通过科学的实验方法来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教授李理特也认为,添加剂是一种外来品,在安全性没有得到足够印证的情况下,对他的使用应该慎之又慎,而非一味照搬国外的做法。
  李教授:迫切的建构的就是我们对我们国家的食品科研包括添加剂要鼓励自主开发,弘扬我们的饮食文化,支持我们自己传统食品的现代化创新研究。
  郭良玉告诉记者,借鉴国外添加剂的毒理性实验,整个周期在十年左右,每个实验的费用最少也要上千万美元。
  面粉及面制品改良剂技术专家、原郑州粮食学院教授 郭良玉
  郭:你像美国的他们FDA每一年的投资至少都是说作为这个方面10亿美元以上,专门用于干什么呢?做这些检疫做这些检测。所以我们早就给国家提出建议,你这个毒理实验,你不能让私人去搞,可以这么说这个公信力很难保证。
  郭良玉认为,增白剂存废之争的背后其实是利益之争,他认为在国内亟待建立一个与利益隔绝的防火墙,由一个中立的机构来科学地进行实验、评估。
  郭:想确保添加剂的安全,你就得设立这么一个机构,你对公众有疑义的东西,你这个机构就独立的你就给展开你的实验。
  半小时观察
  作为现代化生活方式和工业化生产方式的附属品,食品添加剂不可避免地会进入我们的食物,进入我们的身体。但要让人们坦然接受这个现实的前提,不仅需要安全的添加剂,更需要完善的安全评测管理体系。可现实却是作为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经济大国,我们的食品安全体系却仍然落后于很多国家。在面粉增白剂的这场争论中,我们看到,无论哪一方或多或少还都是以国外的标准做参照,几乎所有的证据都来自于欧美等国的研究,难免就会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困境。这场争论的尴尬,揭示出一个道理,食品添加剂可以是舶来品,但我们的食品安全却无法舶来。

日期:2010年10月23日 | 分类:标准

栏目导航

快速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