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Deutsch | Italiano | 日本語 | 한국어 |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我国首个垄断重罚案:两家药企垄断受罚700万

中国跟踪 - 企业, 法治   2011年11月16日 12:41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相关负责人14日宣布,山东潍坊顺通医药有限公司和潍坊市华新医药贸易有限公司非法控制抗高血压药复方利血平原料药,哄抬价格、牟取暴利,被没收非法所得和罚款逾700万元。

  发改委说,这两家公司强迫下游企业抬高投标价格,使相关制药企业被迫停产,破坏药物招投标价格基本制度,此案为首起垄断重罚案。

  复方利血平是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抗高血压药,每片的零售价格仅为8分钱。全国目前有超过1000万的高血压患者,长期服用这个药。主要是中低消费群体,每年的消费数量为80至90亿片。

  目前我国仅有两家企业正常生产复方利血平的主要原料药盐酸异丙嗪。

  今年6月9日,山东顺通和山东华新分别与两家盐酸异丙嗪生产企业签订《产品代理销售协议书》,垄断了盐酸异丙嗪在国内的销售。协议书主要内容有:山东顺通和山东华新分别独家代理两家企业生产的盐酸异丙嗪在国内的销售;未经过山东顺通、山东华新授权,这两家企业不得向第三方发货。

  常州制药厂、亚宝药业、中诺药业、新华制药是我国生产复方利血平的最大四家企业,市场份额占全国75%以上,现在原料已经被山东潍坊的两家医药公司控制了,导致这四家公司无法从原渠道买到盐酸异丙嗪。

  山东两家企业与这四家企业协商,表示可以提供盐酸异丙嗪,但这四家企业必须先将复方利血平的价格从1.3元/瓶提升到5至6元/瓶,然后再分享提价带来的利润。这四家公司没有接受山东两家公司的要求,于是,山东的这两家公司就把盐酸异丙嗪的价格从每公斤178元一下子提高到每公斤2600元,提高了将近14倍!

  从今年7月起,常州制药厂等四家企业被迫停产,仅依靠库存向医疗企业供货。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副局长李青表示,这个案件影响特别恶劣。

  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山东顺通和山东华新两公司的违法行为情节严重,性质恶劣,依据《反垄断法》的规定,责令上述两公司立即停止违法行为,解除与盐酸异丙嗪生产企业签订的销售协议;对山东顺通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合计687.7万元,对山东华新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15.26万元。

  □律师解惑 为何只罚 这两家公司

  有市民质疑,辽宁的两家生产企业与山东的两家药企签订了独家代理协议,为啥不罚辽宁的那两家企业?盈科律师事务所中国区总部合伙人、竞争与反垄断部主任王俊林律师表示,签订独家代理协议并不违法,违法的是滥用独家代理权。

  王俊林介绍说,《反垄断法》并不排斥独家代理,签订独家代理协议并不违法。“如果滥用独家代理权牟取垄断高价,就违反了法律规定。”

  王俊林认为,山东两药企滥用独家代理权,限定生产企业不得向第三方发货,违反了《反垄断法》第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下列垄断协议: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

  “山东两药企通过垄断协议来垄断市场,并操纵价格,以此获得高额垄断利润,因此受到国家发改委重罚。”

  王俊林称,自从2008年8月中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国家发改委还缺少这样有影响力的案例推动中国的反垄断。“《反垄断法》就像一把高悬的利剑,但迟迟未砍向某一个企业。可以说,国家发改委依据《反垄断法》的垄断协议进行执法,而且对企业处以这么高的罚款,这是第一次。”

  □企业回应

  受罚药企承认垄断,但没有哄抬价格

  遭发改委处罚的一家药企负责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承认企业存在垄断行为,但认为媒体报道的药品提价说法并不准确。

  14日下午,在潍坊东风西街与苗圃一路的潍坊顺通医药有限公司内,几位工作人员正在院内搬运货物。对于因垄断行为受罚一事,相关负责人拒绝了记者采访。

  潍坊市华新医药贸易有限公司业务部主任毛世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企业存在垄断行为,但对于媒体报道的复方利血平的价格“由原来的1.3元/瓶提升到5元/瓶-6元/瓶”表示否认。

  毛世昔说,山东省内的药品零售企业一般销售由亚宝药业和新华制药生产的复方利血平。“我们企业与辽宁医创签订产品代理销售协议书之后,每瓶复方利血平的价格仅提高了3毛。“由1.3元涨到1.6元,并没有哄抬价格。”

  毛世昔说,目前企业运作正常,垄断受罚一事并没有影响业务。他认为,即使四家生产企业停止生产复方利血平降压药,也会有其他企业继续生产,不会影响到长期服用该药品的高血压患者。

  另外,据两家受罚企业的工作人员透露,目前,发改委处罚已经执行。至于复方利血平近期会不会调整价格,还不好说。“可能会适当降价。”一位负责人透露。

  □延伸调查

  原料垄断并非个例

  “在医药行业,原料垄断的情况并不只有这一个。”省内一家药品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张先生说,“原料包销是原料垄断最主要的方式之一,往往是一家原料贸易公司或代理商包销厂家所有的产品,然后他就可以随意涨价了。”

  尤其是在基本药物实行省级统一招标后,由于中标企业取得了全省的基层医疗机构市场,为了维持这得来不易的市场份额,一些生产企业往往要“忍气吞声”。“但是,如果生产企业没有了利润,甚至是亏损,最后没办法也就只能停产了。”

  作为国家基本药物目录里的抗高血压药,在我省,复方利血平片也实行了集中招标采购。我省的中标企业为亚宝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标价格为1.39元(100片)。“这么低的价格,原料价格稍有波动,生产企业就有可能亏损。更别说像这个药,原料涨了那么多!”张先生说。

  其实对于这种垄断现象,不少业内人士都很担忧。“复方利血平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鱼精蛋白’?”省城一家三级医院门诊部主任李先生很担忧,“作为一种降压的老药,价格低廉,尽管跟‘鱼精蛋白’不同,它有不少替代药品,但是会不会因为垄断的原因而导致断货?”

  □市场调查 医院药店 未缺货

  虽然部分药厂停止生产,但在我省,复方利血平的供应并未受影响。

  在潍坊远东平民大药房,准备购买复方利血平药的丛女士说,媒体报道了复方利血平供货紧张的消息后,她非常紧张。她说,一旦出现断货,对于她这样的高血压患者来说,将有影响。

  潍坊金通大药房主要销售由亚宝药业和新华制药生产的复方利血平,每瓶售价分别为2.5元和3元。销售人员说,复方利血平是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抗高血压药,价格实惠,销量一直不错。药店一直销售由亚宝药业和新华制药生产的该药品,目前货源充足。该销售人员称,近一年来该药品价格并没有出现较大涨幅。

  “现在我们这里供应比较正常,还未出现紧张的情况。”省千佛山医院药房的工作人员介绍说,目前该药的用量已大幅减少,主要是因为替代药品比较多,“我们每月的用量大概在三四十瓶左右。”

  “目前,医院药剂科复方利血平的供应正常,没有出现断货的现象。”济南市中心医院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复方利血平用于降压,是一种老药,多年来一直保持稳定的供应,价格也很便宜。“每瓶100片的规格,4.5元一瓶。”

支持反垄断局将反垄断进行到底

■ 社论

真正开始反垄断,反垄断者才会更加切身感受到其中的复杂滋味。反垄断机构只有依法公开反垄断、在阳光下反垄断,才会获得强大的民意支持,增强将反垄断进行到底的力量。

众人瞩目的“反垄断首案”——进入新一回合的交锋。

近日,央视官方网站中国网络电视台就电信联通垄断调查一事制作专题报道,不但一一回应了《人民邮电报》的质疑,而且列举了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的有关文件等证据。

在此期间,国家发改委虽未正面回应此事,但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却在14日开出了首张反垄断罚单。这一系列事件表明,反垄断不再是说说而已,代表法律的正义之剑已经出鞘。

即便如此,很多人仍然用狐疑、质疑的目光,看待此次反垄断调查,而除了垄断利益代表者的舆论“狙击”,反垄断还面临着“阴谋论”的指控。

垄断日久,愈益强化了垄断强大而牢不可破的社会形象,很多人对反垄断缺乏信心,甚至质疑反垄断的“诚意”,很正常,也可以理解。然而,当此之时,发改委的反垄断局更要顶住各种压力,恪尽职守,依法将电信巨头的反垄断调查进行到底,将反垄断风暴刮向更深广的领域。大家也应该给冲在一线的“反垄断局”打气、加油。

相对于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给山东两家药企开出反垄断罚单,针对两家电信巨头的反垄断调查却激起相当大的舆论波澜。《人民邮电报》针锋相对地回击,否认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而且,也质疑发改委和央视在没有正式结论之前就公之于众,甚至还有权威媒体报道认为,此次反垄断调查是“神仙打架”,和百姓无关。

这均对此次反垄断调查的正当性与合法性,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贬损与干扰。因为央视报道内容所限,公众并没有看到两家电信企业涉嫌价格垄断的证据,以及相关部门的沉默。很多人也对此次反垄断调查能否进行下去,颇为担忧。

事实上,正如《新京报》针对此事已刊发的文章所指出的,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对两家电信企业展开价格垄断调查,乃是依法履职,及时公开并不违反法规,反而是对公众和涉案企业最负责任的做法。宽带接入市场虽不和公众直接接触,但是,也因为上网资费与速度而和公众利益密切相关。

有关方面此时最应该做的不是指责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和央视的报道,而应就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向公众说明情况。遗憾的是,被调查企业并没有站出来公开澄清,有些报道也对此讳莫如深。

被调查的企业之所以如此底气十足,而反垄断调查之所以会遭遇如此强大的舆论“狙击”,充分说明了当下动真格反垄断所面临的困难。反垄断法明确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一些垄断企业不可能永远凌驾于法律之上,享受超国民待遇。

真正开始反垄断,反垄断者才会更加切身感受到其中的复杂滋味。相关部委的反垄断机构也只有依法公开反垄断、在阳光下反垄断,才会获得强大的民意支持,增强将反垄断进行到底的力量。民众不只是期待发改委反垄断局“hold”住法律的尊严,其实也希望国家工商总局、商务部的反垄断机构积极行动起来。大家同样会不吝给予加油与鼓励的掌声。

评论已关闭。

栏目导航

快速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