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Deutsch | Italiano | 日本語 | 한국어 |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王俊义:孔子是于丹的口红和通行证

中国跟踪 - 学术   2011年12月14日 21:47  

于丹的孔子,不是孔子本身。孔子本身,也不是于丹的戏说能解释得了的。

于丹的孔子,也不是历朝历代被皇帝们推崇的孔子。皇帝们推崇的孔子是孔子学说里,怎样让老百姓只许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的那一部分。于丹就是一个教书的,这部分不是她的强项,也不是她的专业,也不叫座,也不卖钱。

于丹的孔子,也不是别毛泽东提倡批判的孔子。于丹们批判不起来孔子,现在假若一个教授批判孔子,那她的著作卖给谁?上哪儿领版费?于丹掌握了经济规律,让孔子变为自己挣钱的资源。自己挣了钱,出版社也挣了钱,还给国家交了税,也算是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国策贡献力量。

于丹的孔子,不是孔子学院里的孔子。孔子学院办到外国,有一点学习中文的因素。不外乎几个外国黄毛小儿,站到一起,看到中国人,背诵一段《论语》,显示一下中文水平,就达到了孔子学院的目的。再说,孔子学院,要把孔子的精髓让外国领导人领会,那也是一件好事情。有事没事,外国人喜欢游行示威,孔子的学说就是专门针对刁民游行示威的,是专门命令刁民们听话的。学以致用,外国的刁民们也就老老实实了,服服帖帖了。

于丹的孔子,也不是竖立在天安门前又被推到的孔子。于丹一个女人,还没有恁大能耐,把一个比自己高好多倍的孔子,竖立到天安门。但是不知道,那尊高大的孔子挪走的时候,于丹哭了没有?

于丹的孔子,不是王国维的孔子,不是陈寅恪的孔子,也不是梁漱溟的孔子,这三个老同志,人家的国学底子,可不是几个教授随意能够达到的。于丹的国学底子,可能是高考前比别人多背了几段《论语》,但是活学活用的能力,于丹肯定超过了很多人。假若我们认为于丹是国学大师,我们错了;假若于丹认为自己是国学大师,于丹错了。

于丹的孔子,是兑水的孔子。现在国人这么忙,谁还能坐到书桌前仔细品读《论语》。于丹就是钻了这个现实的缝隙,在浓缩的孔子里狠狠兑了几桶水。你看见于丹讲孔子,别那么认真,权当是看见一个老太太在街头摆放一个铁桶,装满了自来水,往里面放一些香精、糖精,让一桶水变成了所谓的清凉剂而已。

或者说,于丹有一桶自来水,《论语》就是几勺子糖精香精,于丹兑一点在水里,跑到台子上叫卖罢了。就是于丹签名售书,也是叫卖劣质的清凉剂饮料。喝了肚子不疼的,就说于丹买的饮料还可以,喝了肚子疼的,就去买几片氟哌酸,以为是自己的肚子有毛病,而不是饮料有毛病。三两个人喜欢较真,到食品检验所一化验,于丹的饮料有问题,啊喊几声也没有人赔偿。人家那么多人都喝了自来水搀兑的清凉剂,都没有毛病,你们几个,纯粹是好事之徒。

于丹的孔子,是一个实用的孔子。于丹出场的时候,上衣和裙子上,画着孔子的招贴。于丹的口红,就是印刷《论语》封面的油墨。谁也别指望于丹真的像是孔子捏造出来的于丹,谁也别指望于丹浑身上下都点缀着《论语》的碎片,谁也别指望《论语》就是于丹的行动圭臬。

我们只要记住:孔子是于丹的口红就行了,记住孔子是于丹的通行证就行了。

评论已关闭。

栏目导航

快速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