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Deutsch | Italiano | 日本語 | 한국어 |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转基因食品入侵国人餐桌:转基因大米暗度陈仓

中国跟踪 - 曝光, 食品   2013年06月21日 15:29  

【中国新闻周刊网6月21日讯 记者 张馨竹】米饭、食用油、木瓜、豆腐、玉米……你也许会说”这些东西我每天都吃”。那么如果告诉你,这些食品其实与转基因都可能有关,你会怎么想?

  据《晶报》记者此前调查,在大部分受访市民认为”转基因食品是否有害还在争论中,是个学术问题”的今天,转基因食品却正在强悍入侵中国人的餐桌,在食油等领域,转基因显然已不再是一个行走在传说中的遥远场景。

  转基因食品诞生数十年,因为涉及巨大利益,在各国都成为阴谋论等猜测集中的领域,在中国也不例外,但现实不断为这些猜测添加佐证……

  为什么研究”转基因”?

  ”转基因”一词对大部分人而言早已不再陌生,日前,农业部批准发放了三个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消息一出,争议者众。赞成者认为,这种大豆出油率高又便宜,此举可满足国内食用油市场需求。反对者则忧心从此食品安全更可虑。

  北京营养师协会理事顾中一向中国新闻周刊网记者介绍称,转基因说白了只是一项育种技术,如果传统育种能够满足要求,确实没有必要搞转基因。问题在于,传统育种方法遇到了很大的瓶颈,已经很难获得重大突破了。

  顾中一表示,所有的作物改良,都是建立在基因改变的基础上。杂交育种,是将整组的基因,在父本和母本之间大规模转移,这是基因转移最多的一种;转基因育种,则是有目的地把我们所需要的那个基因,转移到被改造的作物上。另外一种改良方法,是利用辐射等手段诱变育种,使得基因发生突变,然后从一大堆突变中选择我们所需要的有利基因。

  对于这三种基因改变方法,顾中一解释说,显然都是在基因层面改变作物性状,并无本质区别。然而,差异在于转基因育种是”描点打靶”,效率显著高于另外两种方法,并且对作物基因的改变更少。

  据悉,转基因研究始于上个世纪70年代,首例转基因农作物是在1996年,美国大约用了10年时间取得科技界的基本共识和消费者的认可。在顾中一看来,”已上市的转基因食品都是有保障的。”

  转基因食用油成主流:70%用小字标注转基因原料

  据媒体此前报道,深圳家乐福、岁宝、华润万佳等大超市中,有10%左右的食用油并没有与转基因有关的标注。20%左右的食用油在醒目位置标有”非转基因压榨”的字样,有代表性的是金龙鱼玉米油和福临门玉米油。

  同样是”金龙鱼”和”福临门”,其另外两种同样大小包装的产品,在与”非转基因压榨”相同位置,出现的是”天然谷物调和油”和”第二代食用调和油”,这两种油侧面配料表的下方,则用小字标注”大豆油加工原料为转基因大豆”、”菜籽油加工原料为转基因油菜籽”,有类似标注的食油约占产品种类的70%。

  同样为5升包装的金龙鱼第二代食用调和油和金龙鱼玉米胚芽油,价格不同,分别为62.6元和77.4元。

  在三家超市随机采访到买油的30名消费者中,27人买的是”转基因油”,25人”不知道是转基因”。买非转基因油的3人中,只有一位姓田的先生是”专门来买非转基因”,他感觉是”一觉醒来非转基因油就成了少数”。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此前九三集团一度拒绝使用转基因大豆榨油。然而,九三集团工作人员曾在采访中向《晶报》记者表示,公司在黑龙江省内的工厂使用的仍是非转基因大豆,但在黑龙江省外的分公司和加工厂,则都已经开始使用转基因大豆。

  顾中一理事向中国新闻周刊网记者总结称,目前,我国转基因食品主要有两大种类:一种是我国批准用于商业化生产的转基因食用农作物,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先后批准了抗病毒的甜椒、耐储藏的番茄、抗病毒的番木瓜三种。2009年中国也批准了转基因抗虫水稻和转植酸酶玉米的安全证书,目前中国生产种植,市面上能看到的是抗病毒的番木瓜,甜椒和番茄由于过时已经不再生产,转基因抗虫水稻和转植酸酶玉米目前还没有没有商业化生产。

  另外一种情况是中国用于进口加工原料的转基因农产品(6.33,-0.08,-1.25%),包括大豆、玉米、油菜,他们都会进入到生产环节,最多的就是转基因大豆,用做食用油,目前我们国家共发放5个转基因大豆品种和13个转基因玉米品种进口安全证书。

  转基因食品范围逐渐扩大:大豆、玉米、木瓜……

  1996年,刚开始成为大豆进口国的中国,全年进口的大豆为110万吨。而中国大豆产业协会称,2010年这一数值已经猛增至5000万吨左右,15年间增长了45倍,而目前进口的绝大多数是转基因大豆……进口转基因大豆,在中国市场上销售的价格很多时候只有1.5元,比每年国家收储的国产大豆价格要低0.3~0.4元。

  黑龙江省一度把”保卫龙江大豆”作为战略,但据黑龙江省农委称,2009年大豆耕种面积是7294万亩,2010年已降至6717万亩,减少了580万亩……2011年大豆面积有可能进一步减少。

  有专家称,美国非转基因大豆的价格为1000美元/吨左右,转基因大豆的价格为440美元/吨左右,但国内两种大豆价格区别没这么大。

  与大豆场景极为相似的是玉米。据媒体此前报道,2010年我国成为玉米净进口国,而且几乎全部来自美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我国2010年全年玉米进口量为157.32万吨,增幅达1762%,其中60%为转基因玉米。

  2010年11月底,深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将中粮公司从美国进口的一批5.4万吨的玉米,堵在了蛇口招商港务码头,称产品被检出被我国不允许的转基因成分MON89034。这批玉米后来被退回。进口食品如何进行转基因检测呢?此前有媒体记者曾向深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提出了采访申请,但遭到婉拒,理由是”转基因问题很敏感”。

  有消息人士称,进口的转基因玉米,大部分被加工成饲料用来喂猪,也有一些被加工成淀粉,后来加工成饼干等小食品。

  2011年年初在广州召开的”农业生物技术保障粮食安全”的研讨会上,国内唯一申报转基因木瓜种植项目的负责人、华南农业大学李华平教授说,目前广东市场上95%的木瓜为转基因木瓜。但市面上卖的木瓜基本上都没有转基因标识。

  ”暗度陈仓”的转基因大米

  农业部等曾经反复声明,中国到目前为止没有批准转基因水稻进行商业化种植、销售。

  然而在国内,却有多家机构和媒体声称在多个省份市面上发现有转基因大米销售、大米产品,以及水稻种子,广东也有发现。

  这些转基因大米是从哪里来的呢?据媒体此前报道,2005年8月11日,湖北省政府就曾委托省农业厅针对”转基因水稻事件”首次发表申明,武汉科尼植物基因有限公司、武汉禾盛种衣剂有限责任公司和华中农大新技术研发公司在承担转基因水稻生产性实验过程中,”擅自扩大制种”,并责成有关单位对其进行处罚。湖北省随即对上万亩转基因水稻进行铲除,并对农民进行每亩约四五百块钱的补助。湖北当地很多农民也曾向媒体透露,抗虫稻的种植,从2005年到2010年从未中止,”偷偷地种”。

  《经济观察报》在去年5月份曾报道称,湖南省岳阳市农业部门在辖区内进行了一次排查,结果让人大吃一惊:据了解,仅岳阳黄沙街镇3个村就查没共约3000斤的疑似转基因稻种。当地政府按农民购买价给与补偿;已经播种的也已铲除。

  之前的4月份,湖南省常德市农业局也部署了全市范围内的专项执法检查非法转基因稻种。据当地《常德日报》报道,至少有5个疑似转基因水稻品种从湖北流入常德,少数种子可能以试种的名义已经流入农户手中。

  《经济观察报》记者在常德和岳阳部分农资店购买到了”抗虫稻”。稻种大多为散装,稻种经香港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发现含有Bt蛋白的稻种分别为”培两优93″(包装上显示是湖南湘江种业有限公司生产)、”赣两优6号”(包装上显示是武汉九环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产)、”两优828″(包装上只显示江苏字样)。

  众多调查中,一些大米检测出了华中农业大学的专利基因BT63,另一些则含有不明基因。

  当时,华中农业大学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们目前只进行了田间试验……由于转基因水稻抗虫性好,商业化价值高,不排除社会上极少数利益熏心者置国家法律于不顾,采用各种方法非法获取田间试验材料并制种售卖谋取利益的可能。我们强烈谴责此类违法行为。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对此类行为进行彻查。”

  人类从未吃过的蛋白,谁敢保证无害?

  巨大的市场需求、农业手段、商业化价值等都是研究转基因食品的巨大驱动,然而,转基因食品究竟是否安全?

  方舟子曾撰文称:”所有的基因,不管是大米原有的,还是人为转入的,化学成分都一样,都是由核酸组成的,在人的消化道中都会被消化掉,而不会被人体细胞直接吸收、利用。”

  那为什么还要做试验验证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呢?

  深圳创世纪转基因有限公司技术骨干阿云(化名)告诉记者,不同的基因对应着不同的蛋白,蛋白可能有害。记者明白了,为什么豆奶从业者说”我们行业和豆油行业不一样,他们用的是脂肪,我们用的是蛋白”。

  阿云说,转基因跨物种进行,转入基因对应的蛋白,有可能是人类从来没有吃过的。而为了让转入基因的特性得到更好的表达,有的研究者会对基因进行”修饰”,”修饰”过的基因对应的蛋白,是从来没有在自然界存在过的。而蛋白是否有害,第一是如果这种蛋白与曾经出现在食物里的蛋白类似,有害性一般可被排除;第二就要通过动物试验。

  方舟子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转入的基因会产生什么样的蛋白质,这是可以预测和检验的……如果有人故意转入有害的基因,那是违法犯罪的问题。”

  华南农业大学转基因木瓜团队核心人物李华平教授曾对媒体表示:”基因修饰通常只是在原有功能上做的修饰,没有改变原有的功能,通常只是增强其功能,因此其所谓的\‘新蛋白\‘还是与原有的蛋白功能一样,其安全性在理论上与原有蛋白一致。如果修饰过大,即有可能改变了其基本结构和功能,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相比而言,华中农业大学的回复更加谨慎,反复强调其没有制造”新蛋白”。”目前我们是将自然界中微生物的基因转移到植物里面去,没有对蛋白序列进行修饰,因此没有产生自然界中不存在的新蛋白。如果对蛋白序列进行修饰,那么是可以产生自然界中不存在的新蛋白的。”

  华中农业大学称”首先要再次强调我们并没有研发新蛋白。我们仅能回答关于转基因水稻是否有害的相关问题。转基因水稻的安全性检测标准和第三方机构都是由农业部指定的。转基因水稻的安全性主要通过小鼠和大鼠试验来确定……检测机构的有关人员介绍,一般的食品和药品的安全性只需要进行小鼠急性毒性试验,只有婴儿食品才需要进行大鼠90天喂养试验。转基因植物食品安全性的检测标准实际上是按照婴儿食品的标准进行的,是目前最严格的检测标准……一般认为在急性大剂量条件下进行毒性检测,是可以判断是否存在长期慢性毒性的。”

  转基因巨头孟山都:尚未找到通过人体检测食品的方法

  转基因巨头孟山都在思考一周后,拒绝了记者的正面采访,称其官网上的资料可以供记者写作时参考。其官网对这一问题阐述如下:”而当一种新的蛋白质(通常不会在那种植物或者平常的食物中出现)被引入到一种植物中时,确实需要检测这种蛋白质的安全性……动物测试是使用大剂量的物质进行检测,这个剂量会比人体实际将摄入的剂量高出许多倍……目前我们还未找到一种实际可操作的方法通过人体试验检测食品。”

  综合所有”专业”团队的意见,不难看出关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争论派和反对派各执一词。达成共识的是,他们认为转基因食品有害的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只不过,如果有害”一般”是可以通过前期的动物试验等检验出来的。阿云曾表示:”如果你非要问,试验显示无害,几十乃至几百年后却显示对人体有害,这种可能性是否存在。我只能说,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

  深圳知名营养师曾卫荣也曾向媒体表示,转基因大豆等制造的食油不含蛋白,但其含有”未知有害自由基”的可能性却存在。而养猪企业使用转基因玉米等制造的饲料,玉米的”蛋白”不能直接进入人体,猪肉含有”未知有害自由基”的可能性也存在。而人体对于陌生的有害物质,没有抵抗能力,更容易吸收。

  (部分内容参考《晶报》《经济观察报》报道)

评论已关闭。

栏目导航

快速搜索